欢迎访问伊佩克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 > 散文随笔 > 文章正文

这村子的城市

时间: 2018-07-24 | 作者:薛洪文 | 来源: 伊佩克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这村子的城市

  这村子的城市

  今天的天,一天的特别好。好处自在心里,好处也在天气的回晴与转暧,给人一个闲适自在的心,去散步那不经意的脚步,慢慢品味,细细咀嚼;其妙处,自然在皮肤、在鼻孔、在眼球、在肺部,在五脏六腑的深处,在六腑的不安分处。

  天上有红彤彤的太阳,无一丝的云,碧蓝的像大海的深蓝镜子,也像一双蓝蓝的眼睛。招惹你的是,时不时有轻风荡过,风很柔软,极像一位漂亮美女的柔发,从身边擦肩而过时的痒挠;也像香草丛里飘出的淡香,轻轻地撒在身上,只不过仅能感到的是,皮肤表层那极轻、极轻的抚摸。

  走在这三月,阴云沉闷多日的好天气里,人一下子人轻起来了,人也爽快,人也精神起来了,多日阴郁沉闷的心绪也散去了。

  走在这村子的城市,城市的村子,我的脑海浮现了许多时髦与不时髦的事,新鲜而又萎枯的消息,趣味而厌倦的回忆,触摸而又摸不到的气味。不过,天气很好呀,哈哈!天气很好呀。

  地上的小草还很冷,冷得披着秋黄的衣,不过人踩过去的脚印,可不是绿地毯能消隐去的。路旁边,有杂乱的脚印,仿佛是脚印在寻找什么?因我是一个闲心情的人,自然就想去看个究竟。

  在脚印的深处不远地方,见到一个小村庙,庙前飘着黑黄双色的小旗,旗子上印着蛇足与骨头,香炉的火还没有熄,上面有敬神的供品还在热,烧了一地的烟火鞭炮,地上散落的有没有烧尽的钱。

  看来,祖宗迷信的记忆没有忘记,不过祖宗迷信的是天与地,可这小旗子装的是什么信?是不是那个骨头,是不是那个黑蛇,看来,只有今天天气好,才能看得清。哈哈,今天天气不错,真的不错呀!

  走过小庙,脚印更多了,更乱了,更想是在做什么事?看到一块空地,地上有道具,道具里有语言,好像在操练什么,也好像不是;好像是训练什么,也好像不是;可躺在地上的,是一棵棵断了头的木。这些木头,我想起来了,可能是要装进棺材,安葬在地下。呵呵!这村子的城市,城市的村子,今天,天气不错,真的不错呀!

  我不敢继续向前走了,就择一条人走得多的路,返回。可这明媚的阳光下,这碧蓝的天空下,今天,怎么没有见有人走呢?

  我好生觉得怪起来,奇怪得前面熟悉的路也怪起来了,路面也坑洼不平起来,路下面,也好像有声音,不过不是地下发出的,是路旁边那一簇簇的怪草堆,它们的语言丰富起来了,我没有听过,可是也听得到,我开始害怕起来。

  我回到书桌前,想看书,却又看不进去,只看清楚了几个大字——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我在这几个大字面前,听到一个声音,一个英雄的声音,那就是敢于在黑影势力的刀斧下,读出这几个字,也是敢于向这不是人类的信仰——迷信,去撕破黑旗子里面的黑语言。

  今天的天,一天的特别好。好处自在心里,好处也在天气的回晴与转暧。我想三月的春后,就是四月的春,后面呢,那当然是生命的翠绿与绽放。

  呵呵!这村子的城市,城市的村子,我写了时髦与不时髦的事,新鲜而又萎枯的消息,趣味而厌倦的回忆,触摸而又摸不到的气味。不过,天气很好呀,哈哈!天气很好呀。

文章标题: 这村子的城市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epictech.cn/sanwen/sanwensuibi/116156.html
文章标签:这村子的城市

[这村子的城市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